職報文章

以斯帖──他廟中的守望者

那夜王睡不著覺,就吩咐人取歷史來,念給他聽。正遇見書上寫著說:王的太監中有兩個守門的,辟探和提列,想要下手害亞哈隨魯王,末底改將這事告訴王后。王說:「末底改行了這事,賜他甚麼尊榮爵位沒有?」伺候王的臣僕回答說:「沒有賜他甚麼。」 斯6:1-3

在2017年9月號《職報》的【你的主場,我的信仰】一文,我們談到但以理如何在「他神的廟、他神的庫」中,由一個被強權送進巴比倫宮中學習的少年精英開始,至終得到巴比倫和波斯四任王帝的信任,做了長達60多年的CEO。在外來統治者的強權、異邦信仰的張力和困局下,但以理在他廟環境中忠心地踐行和見證了他對上主的信仰。

在但以理之後約60年,亞哈隨魯王親政,王后是猶大人以斯帖。以斯帖的猶大本名是哈大沙,意思是番石榴樹。但可能是為了方便在異邦生活,她有一個波斯名字,叫做以斯帖,意思是一顆星。

以斯帖和但以理不同,她沒有驚人的膽色和行政能力,也沒有當年但以理那種「不以王的膳和王的酒玷污自己」的志氣。對於飲食,以斯帖剛剛和但以理相反,她很可能是波斯御膳廚房的首席,卻又是協助亞哈隨魯王招呼滿朝賓客的高手(前任王后瓦實提就是因在宮廷的筵席中「唔識做」而被廢),而且極為了解亞哈隨魯王的口味和對王室飲食的要求。

而「識飲識食,長袖善舞」的以斯帖,竟然就是上主在波斯這第二個他廟中的新一代守望者。在現實處境中,踐行信仰、見證上主,原來是因地制宜、因時制宜,不拘一格的。當日但以理堅持不作的事,在以斯帖眼中,卻成為解除猶大滅族危機的工具。

堂兄密令

末底改託人回覆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裡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以斯帖就吩咐人回報末底改說:「你當去招聚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我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於是末底改照以斯帖一切所吩咐的去行。 斯4:13-17

以斯帖記開始不久,以色列人就發生滅族危機,堂兄末底改吩咐住在宮中的以斯帖向亞哈隨魯王求情,但是當時以斯帖已30天未蒙王召見,自行見王只會是自己找死。但面對如此危機,以斯帖只好全力發揮自己的小宇宙。她要求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她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她和她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之後,她就會違例進宮見王。

問題是,這三晝三夜除了人人禁食外,以斯帖作了甚麼準備功夫?

第三天,穿上朝服的以斯帖在內院站立,被坐在王位的亞哈隨魯王看見,奇蹟地得蒙召見。很明顯,這是上主賜下的機會。在「機不可失」的情況下,一般人必急於「把握良機,盡訴心中情」,然而,當王問以斯帖想要甚麼時,她竟說:「王若以為美,就請王帶著哈曼今日赴我所預備的筵席。」

在當天的酒席中,十分好奇的亞哈隨魯王又問以斯帖想要甚麼,以斯帖說:「我有所要,我有所求。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願意賜我所要的,准我所求的,就請王帶著哈曼再赴我所要預備的筵席。明日我必照王所問的說明。」

之後的事,我們不必細說,就是哈曼被殺,猶大人的危機被解除。以斯帖順利完成了堂兄末底改的密令。然而,在以斯帖這件事上,有數點十分值得我們留意的。

行走在他廟中──天在做,人也要做

當以斯帖告訴末底改:「你當去招聚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我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的時候,大多數讀此段經文的人都有一個假設,就是以斯帖要求城中所有猶大人和她的宮女為她作三天的禁食禱告。但其實以斯帖只要求禁食,沒要求禱告,而禁食是表達此事的危險和困難。

那麼,以斯帖在這三天中,作了甚麼事呢?答案十分清楚,就是為了預備兩天特級宮廷酒宴。可以想像,以斯帖在說「我若死就死吧!」時,就已想到辦妥此事的可能方法,就是如何令亞哈隨魯王開心。而她的行動計劃,是要連續宴請亞哈隨魯王兩天。

連續宴請亞哈隨魯王兩天,兩天都讓亞哈隨魯王「食得滿意,飲得開心」其實絕不容易,從這角度來看,以斯帖除了有美麗的樣子外,亦要深知王的飲食喜好,而她自己也能真妥善安排兩次的筵席。

可見,在他廟中作職場信徒,要踐行信仰、見證上主,除了要依靠上主外,還要有真功夫。當日,以斯帖的前任,也就是瓦實提王后就是因為只有美貌,卻不明白王帝看重酒宴(和其中的威榮),結果被廢。在他廟中,職場信徒受到很大的限制,情況就如以斯帖不但要隱瞞自己猶大人的身份,更要捨「番石榴樹」,而化名作「星星」「行走江湖」。其中的艱難,真是盡在不言之中。

然而,以斯帖在猶大族的危難中,明白自己的召命(calling),她亦深知自己的身世(being),以致她能運用自己的強項決定作甚麼(doing)。

重要一環──上主的參與

在以斯帖事件中,她作為猶大人的身份一直都沒有被發現。我們不難明白,若以斯帖的身份在事前被曝露,一切就完全不同,甚至她根本不會有機會做王后。在當中,我們也許會問,亞哈隨魯王選王后,除了美貌之外,一定要經過王家的背景審查,到底她是如何避過的呢?

我們不知道以斯帖如何可以在重重「安檢」中,都能成功隱瞞身份,但有一點可以相信,就是上主的保守。

另外,以斯帖在開始選后的過程時,就得到大臣希該的喜愛,被帶進王宮,而在其後的輪選過程中,以斯帖均得到所有人的喜愛。這就正如傳道書9:11說:「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贏;力戰的未必得勝;智慧的未必得糧食;明哲的未必得資財;靈巧的未必得喜悅。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

「機會」是上主所賜的。而以斯帖就被選為王后,我們又可從以斯帖求見亞哈隨魯王的過程中,看見上主賜下機會,保守了她,讓以斯帖得以施展她的廚藝,進而有機會提出她的要求。

還有最後一點,就是本文一開始所引用的經文,說到亞哈隨魯王在第一次宴會後的晚上,因為失眠,故去看宮廷歷史,如此就被提醒末底改曾救過他。經此一事,整個形勢就立即逆轉,第二天,以斯帖在第二次筵席之後,正式指出哈曼的陰謀,結果就成功解除了猶大人的民族危機。

我們不知道亞哈隨魯王為何當晚會失眠,又為何失眠要看歷史。但我們相信,此事一定有上主的心意在背後,耶和華實在統管萬有。

他廟中,我們看見以斯帖,也要看見上主。

作者:
鄧有信(HKPES執行董事)
黃讚雄(HKPES項目經理)

本文刊載於:HKPES《職報》三 ‧ 2018

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