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PES Ministry Model

日光之下的踐行

作者:司徒永富 (HKPES主席)

「若不起腳,永遠不會取得入球 !」這是一位父親不斷叮囑作為職業球員的兒子,要爭取打好每一場賽事的應有態度。

大概在20年前,我本著同樣的心態,回應上帝在我內心的呼召,切實認真地花點時間,探索幾個問題:究竟工作在上主的創造裡有甚麼心意?工作跟事奉又有甚麼關係?召命與工作及休閒如何踐行於信仰生活?如何在工作中進行霊性操練?

如今回望,可能我是屬於較早的一批信徒在華人教會中提出對「聖俗二分」觀點作出挑戰,可想而知,這是條又大又難又孤單的路。當時促使自己走上此路的原因,其實是源於內心的一份疑惑,就是不解於為甚麼上帝的道與日常生活好像沒甚關係,亦不甘心於信徒工作的唯一目的是「領人歸主」(我是指以工作為手段,目的是向同事傳福音)。就是因為這份疑惑,我和幾位同道經常走在一起,組織討論會、倫理小組、學習班,與神學教授對話,甚至進行調硏、教牧小組,共同尋索工作的神學意義,探討教會如何幫助信徒尋找這份意義,從而裝備和牧養在職信徒。

20年下來,喜見同路人愈來愈多,有關議題亦見更受關注。然而香港在這些年間也走過不平凡的歲月,如金融風暴、沙士瘟疫、金融海嘯、全球經濟融合、國內巨企崛起、生活成本高企等,這城市已成為全球工時最長、樓價最高、超不快樂的地方,此刻信徒的工作張力卻變得空前嚴峻,問題是教會關心信徒的工作生態及進行有系統的牧養和支援又是否有同步的增長呢?相信眾多在職信徒和資深牧長一定心中有數,但一場職場運動從信徒群體中已慢慢地形成,並且靜悄悄地向傳統教會的牧養模式「Say No」和行動起來。

是的,我的確走過屬於自己的「不平凡」職場服侍之路(是自己的左腦和右腦不斷對話所行的是否正確),限於篇幅,在此不詳述其中的心路歷程了,我只嘗試總結小許過去多年來我所觀察的,大概有以下三點。

第一,今天應該已沒有太多牧長會懷疑教會須否為信徒提供職場牧養,只是不知應該怎樣進行;
第二,現在大部份的年青信徒都知道要有職涯規劃,但多數是以市場需要甚麼人才,而進行自我裝備,甚少認真思考上帝在他們身上獨特的心意(召命);
第三,大多數信徒把「成功」、「成就」看成上帝祝福的確據,一旦諸事不順,便理解為信心不足和不夠敬虔。

就上述第一項的觀察,在過去多年,喜見教會和信徒群體在職埸牧養方面的確下了不少功夫,各式各樣的聚會、工作坊、營會、主日專題,以至文字、出版、硏討會議、工作神學課程等,都如雨後春筍,適時回應眾多職埸信徒的心靈需要。

正因為此,我們便需要有一個良好的神學架構以及堅實的聖經基礎。

近閱由楊錫鏘牧師與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HKPES)項目經理黃讚雄弟兄合著的《創造神學與職場》*,喜見他們從聖經中關於創造的角度和創造的三種秩序(即物質秩序、功能秩序、道德秩序),與讀者仔細討論人生以至職場的各方面,並一再嘗試觸及一些「敏感」的工作/回報議題,如種瓜得豆,種豆得瓜,甚至指出人生的召命以至福與禍,均是上帝的禮物。提醒每個在職信徒,我們一切所成(或不成),均來自造物之主。

基於創造神學的觀點,HKPES近年亦提出了職場牧養須朝四個方向幫助信徒,即(一)裝備 (Equip):通過系統學習,增強在職信徒對踐行信仰的聖經原則,整合信仰與工作的神學基礎;(二)辨識(Enrich):認識所處的職場處境和挑戰,從而以智慧作出合乎信仰原則的行事及決定;(三)授能(Empower):承認困難和苦難的存在,鼓勵信徒逆境前行,全力以赴做好當下;(四)踐行(Engage):持續進行職場門訓,差遣信徒進入特定職份,踐行基督信仰,延展上主的國度。

關於第二方面:職場規劃,不少人都是從職業的「前途」(市場價值)或「錢途」(金錢價值)為主要的考慮因素,於是大多是「被動」地和盲目地進入某個行業,然後本末倒置地強迫自己在該工作做出「卓越表現」,其中的苦澀和「身不由己」的不悦感可想而知。相對於這種被動(市場)模式,我們提出信徒應該以另一種方式進行職涯規劃,就是從創造主的觀點出發,回應上帝在每一受造者身上獨特的呼召(Calling),栽培合乎神心意的價值觀、本質和性情(Being)然後以專業熱誠、榮神益人的投入態度,把上帝交付给我們的工作做好(Doing)。

把上述職場牧養和生涯規劃兩方面的構想結合起來,我們提出了如下圖進行系統的職場門徒訓練的建議:

此外,我想再說明的是,盡忠、回應上帝的召命,以工作為祭,與凡事順利和愉快積極的「心境」可以說是沒有必然關係。相反,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所身處的世界是一個充滿結構性罪惡和不完美的世界,而我們的能力和年日既是又有限又短促,絕不足以窮一人之力量可以改變世界,因此「悲劇」和「痛苦」在真實職場可以說是常態,就正如約瑟即使盡忠職守、滿有上帝的靈和過人的智慧,仍要面對被主母污衊、下在監牢及求助無援的厄運。

所以,真實而又必須要有的工作態度是把「心」和「境」分開,即全心做好每一件事,並且坦然面對創造主給我們的各種處境。

另一方面,當我們落在百般的困難中,上主亦是我們的拯救。我們的工作心境必須全然回歸到十字架救恩的真義,得贖是從耶穌基督的甘願受苦和犧牲的大愛而來。

多年的工作經驗告訴我,以背負十字架的精神完成一項又一項的工作,看待失敗、錯誤、失落、受苦、被屈、活在苦毒的辦公室政治、無休止的角力、生不如死…..種種都是常態,以「功成不必在我、功成自然有我」的心情,走進上主交付給我們的處境,活出從上而來所領受的「意義」,才是真正的出路。

總結一句:現實處境愈困難,工作「前途」愈灰暗,認識召命就愈重要。

*《創造神學與職場》,天道書樓於2018年4月出版。

本文刊載於:HKPES《職報》六.2018

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