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職人Bloggers 圖像折射信仰 葉沛森 Sam 聖經與職場

5.《聖餐是常餐、套餐還是自助餐?》

Retablo del Corpus Christi, Master of Vallbona de les Monges (Guillem Seguer?) (1335-1345), 108.8 x 222 x 8.7 cm, 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Taula de sant Miquel, Mestre de Soriguerola, end of the 13thcentury, 96.3 x 234.5 x 7.5 cm, 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驟眼看上面兩幅畫作都是主與門徒一起用餐;[1] 耶穌是畫中主角,門徒在旁邊。[2] 要在眾人物中辨認出耶穌,得靠他光環上的十字架 (cruciform nimbus)。另外,他手的造型和手中的餅也是佐證,使讀者更加肯定他的身份。圖一人物人人神色凝重,而且朝向中央的耶穌,他拿著餅,大概正在祝謝,眾門徒都全神貫注這一幕。只有最左邊的門徒把視線移開,沒有將耶穌捨去身體的說話放在心上,莫非他是正要離席賣主的猶大?

圖二耶穌與其中一位門徒正在交談,可惜他們的手因畫面損毀而看不清楚,難以推測他們的話題是甚麼。其餘門徒一對對的正在邊食邊講,氣氛比前一幅明顯輕鬆愉快得多。兩圖中桌子的擺設十分接近,都包括瓶子碟子,甚至桌布也類似,兩者都呈方形圖案;而食物的分別也不大,有魚有餅。既是這樣,何以兩趟聚餐的氣氛迥異?關鍵是圖二背景的星空,原來這不是耶穌在地上任何一次筵席,也不是逾越節的最後晚餐,而是在天上與門徒「喝新的那日子」(太26.29),星空說明這是天上的筵席,也是羔羊的婚筵 (啟19.9)。圖一所呈現的是在十字架的界限之前,分離之際的立約;圖二是在終末的國度裏這生命盟約帶來的重聚。前者門徒在席間聽見不能明白的受死預言,心靈沈湎入自己的懦弱與膽怯中;後者人與主四目交投,在新生命中定睛基督,細聽著聖道,心靈被吸引而上升。

聖餐的意義豐富,在兩個關鍵的晚上──上十字架的前夕;復活的首天晚上,[3] 耶穌皆以用餐來表達他的職事與身份。可見耶穌賦予這餐重要的意義和功能。保羅指出聖餐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林前11.26),然而聖餐的意義不限於記念和憶述,因為「直等到他來」強烈地表明教會對復活的堅信,常識告訴我們死人不會與人重聚,只有復活者能夠再來赴約,是故教會守這餐記念主的死,但這行動預設了宣揚他的復活,並宣揚他再來的應許和盼望。

我們常接觸到平民茶餐廳的常餐,酒樓或高檔食肆的套餐,大時大節享用較昂貴的自助餐。然而,聖餐是怎麼樣的餐?聖餐可能看上去只是樸素的「常餐」,但教會恆切的守餐表達她與復活主親密的關係。人與人之間聚餐的頻密程度意義深遠。可以想像一年一次的公司、校友或政團聚餐所表達的成員關係,跟每月聚首用膳的群體很不同。而一月一次見面食飯的朋友,跟每週都聚首的群體又有十分大的差別。如果有人在過去十年為我預備和共嚐三千個晚餐,這人跟我的關係定然是非比尋常。教會這基督的新婦常常守這聖餐,正是表達她與主的關係。

聖餐可能是禮儀嚴謹,規規矩矩的「套餐」。好像在日本或者法國菜的文化中,餐具和食物的擺放方式都有極高規格的要求。有人以為程序與禮儀只是外添的事物,好像榛子的外殼沒啥價值,隨意丟棄,重要的只是抽出核仁。然而,信仰生活中的見證從來都不割離歷史,這相當於沒有所謂抽離於耶穌歷史的純粹基督精神。教會作為基督身體也實實在在是一個在歷史脈絡中邁進的身體。聖餐表達教會的歷史身份,莊嚴深厚的傳統,提醒人參與其中要鄭重這身份的連屬。聖餐悠長的傳統盛載著信仰的奧秘,以馬內利的事實,上帝臨在 (presence) 的事實,時刻在信徒和他們的群體的中間,[4] 而聖餐是一個獨特的記號,它指向也表達這基督的奧秘。

聖餐大概不是由人隨意攜取,各適其適的「自助餐」。領餐者若只在內心中追求私人的靈性經驗,恐怕失落了保羅在歌林多前書提到「同領基督的血…同領基督的身體」的意義 (林前10.16)。聖餐是教會表達合一的標記,「我們雖眾仍屬一體,因為我們都是分受這一個餅」。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中,改教者摒棄舊時的彌撒,按自己的心思和創見設計聖餐程序,馬丁路德於1526年撰寫Deutsche Messe,[5] 其中曾批評這種聖餐變化多端的新現象。路德認為為了一般受眾的緣故,主持聖餐應依循既定的文字和方式。我們不能今天用這個方式,明天又換另一個做法。任由各人標榜自己的天才,措辭若是不統一而且欠謹慎,只會使受眾感到混淆,無所適從,最終人們既不能學習聖餐的意義,也不能牢記關乎這聖禮有用的東西。路德認為教導和引導眾人十分重要,因此我們必須為我們的自由設限,依循合宜而且經過深思熟慮的文字來表達聖餐的內涵。守聖餐大概不應該是自助餐──人人取得一隻空碟子,按自己胃口愛惡拼凑宗教體驗。

[1]  Retablo del Corpus Christi(Altarpiece of the Body of Christ) 與Taula de sant Miquel(Table of Saint Michael),兩畫是十三至十四世紀作品,現為加泰羅尼亞國家藝術博物館館藏。
[2]圖二耶穌坐於右邊其實是錯覺。在原來的畫中耶穌的確是在中央,可惜這畫的右半大範圍損毀,這裏顯示的是得保存下來的左邊。
[3]擘餅使兩門徒認出復活主(路24.30-31)。
[4]太18.20, 28.20; 弗2.22; 林前3.16-17; 來13.5, 4.16; 徒17.27-28; 提後4.1; 雅4.8。
[5]參考R.C.D. Jasper & G.J. Cuming,Prayers of the Eucharist: Early and Reformed(Collegeville: Liturgical Press,1990), 196-7.

葉沛森

【作者保留版權】

圖片來源:

https://www.museunacional.cat/es/colleccio/retablo-del-corpus-christi/mestre-de-vallbona-de-les-monges-guillem-seguer/009920-000
https://www.museunacional.cat/ca/colleccio/taula-de-sant-miquel/mestre-de-soriguerola/0039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