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職人Bloggers 應對AI年代 鄧諾文 Anson Tang

1.《我何時被AI取替?》

這幾年在不同行業做企業科技培訓,無論是銀行業、電訊業、服務業、政府部門,常被問

及一個對參加者最切身利益的問題:「我會何時被AI取替?」 我通常回答:沒有一個確實答案,因為只有在乎你自己的選擇。

任何年代,新舊交替都是常態,回想工業革命年代,當大量機械出現,大規模地取替當時的農民、工人;汽車出現,大量的人力車成為歷史遺物;互聯網科技出現,消減了多不勝數的工作,只是可能你並沒有為意。同時間,在這些劃時代,大量新的工作會冒起,創造很多就業機會,這就是時代的交替。

問題是,有多少人能夠順利轉型或能把握機會呢?

記得一次去一所大學擔任「未來人工智能」講題分享嘉賓,約兩百名準畢業同學對於未來方向,原來也是充滿恐懼,害怕自己有一天也會失去價值,不禁問:「這多年來的大學生涯,真的有意義嗎?」我還記得,當年自己「掹車邊」進入香港中文大學,一位資深教授抽時間與我面談,第一個問題是:「你認為入大學目的是什麼?其實只有一件事:學會學習(Learn how to learn)」三年大學生涯大部分知識我都忘記了,但到今天還深深記住他這句說話。面對未來人工智能年代,事實上,硬知識已變為「次等」,特別流程化的工序,規則化的知識,可以量化的專業,都變得汲汲可危,因為這些都可以被人工智能取替,而且速度會比你想像中快許多。

過去幾年在不斷研究人工智能的發展,事實上,某些技術領域的突破確是讓人驚訝,像人臉辨識(Facial Recognition),人機對話(Chatbot),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 等等,只不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1:9),你會發現這幾十年人工智能的發展都在模擬和了解人腦的運作,真正那位創造設計者才是讓人驚訝,能夠懂得欣賞和敬畏背後的創造主,才是開始認識人工智能真諦的開端,所以沒有人能夠被 AI 取替,因為人的價值絕不限於功能性,能夠尋回自己的呼召(Calling),我們總是有所作為的。

鄧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