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神學與召命

我爸爸的手──在每天的工作中遇見神

時光流逝,憶起童年歲月,星期天的情景倒是較其他日子更深刻難忘,不是因為這天要上教會,而是因為我父親在每周之中,就只有這天穿上西裝,我總覺他在周日顯得特別俊朗。由於我在家中排行最幼,故在早堂崇拜中會坐在爸爸旁邊。講道時間似歷時最長,我為打發時間,便把玩著爸爸的手。對於爸爸,最令我感興趣之一的就是他那雙手了,粗大而且長了老繭,他的指甲內經常藏著黑垢。我們家的浴缸旁放著塑膠指甲擦,爸爸每逢周日上教會之前,都會站在浴缸上使勁擦指甲,但指甲裏的黑色油脂藏得很深,怎麼擦都擦不去。

父親是名車床及裝嵌工人。在我剛滿一歲時,父母遷離了我們家在吉普斯蘭島所設的乳牛場,因為財政問題已無法經營下去了。我家共六個兒子,為了養活這個大家庭,父母決定由爸爸到墨爾本南端一個近郊工業區的工廠找工作。此後二十年不變,就是每周有六天,父親每天離家出門往工作時,關閉前門的聲響總把我從睡夢中吵醒。對於爸爸每朝早走出大門一刻所肩負著的重任,我所知甚少;而他為擔負這責任所要付出何種代價,我更是不甚了了。以一名技工的薪金來養活眾口之家,超時工作是必需的了。他從來不可能執著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和個人提升,那只是奢望而已,工作於他不過是一種需要,不能不做。工廠內是冰冷的、嘈雜的、非人化的;工作是艱辛的、重複又骯髒的、長時間的。爸爸回家時總帶著疲累,身心繃緊,身上還殘留著廠房的氣味。回到家他常感欣喜,工作暫且拋諸腦後,直到明早上班為止。

然而,星期天便有所不同了。爸爸在教會內是位重要人物,他長年擔任執事及長老。我還記得,當年他的愛心、溫柔和同情心,贏得了教會成員及自己家庭的尊敬。教會就大小事務均徵詢他的意見,蒙其智慧;他常忙於教會的各種會議,無數次在晚間作探訪、牧養會友和禱告。在教會裏,爸爸是個要人。

儘管如此,教會內似乎無人留意到爸爸的雙手。以我所知,從未有人問過他的指甲為何長年都是黑色的;爸爸在教會以外是甚麼人,在教會裏似乎從不重要。他的價值,亦即他的靈命(spirituality)永遠是以他在教會內是何許人來衡量的,他好像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裏。

像爸爸這樣的人需要生活在兩個像是沒有關連的世界裏,實是不應該的。若是這樣,他就是被剝奪了有關的資源和激勵,以致無從在佔據我們極多時間的生活環節裏,發現神的存在和祂的旨意。我想提出的問題很簡單:我們若能在日常的工作中「遇見神」,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們追求工作中真實的靈性,亦即是我們在勞動之中和藉著勞動來「遇見神」,以下的「操練」不但對我們了解基督徒的經驗至為重要,這些操練也確實出現於我們的工作之中。

工作乃創造 Work as Creation

在《創世記》一章28節記載神這樣祝福人:「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但不幸地,「治理」一詞的英文「subdue」帶有負面含義,有「支配」、「控制」或「打破」某物使之屈服就範之意,這一切全非創造。但這詞的希伯來文是「kabhash」,字面義解作「揉捏」或「踩踏」。我曾是專業廚師,便立即聯想到造麵包時揉捏麵團或踩踏葡萄,乃烹製兩種主要食糧的基本工序,而兩者均是美妙的創造過程。

經驗老到的麵包師傅會知道麵包是否烘焗成功,端賴師傅處理酵母的技巧,而酵母這種食物元素是眾所周知難以駕馭的,造麵包者很快便會發現揉捏麵團並非在支配和控制它,像喜歡把麵團打成甚麼便成甚麼,卻是使用神給我們的基本食材,溫柔地、緩緩地及以精湛手藝,讓食材的潛藏作用盡得發揮。對我來說,把食物做到最好,極像我們的工作一樣。試想像一位音樂家、木匠、教師、父母、金屬工人、園丁或建築師,每種工作都是運用神創造的各種物事,如音樂、木材、金屬、種子和植物、甚至是人的頭腦,再通過各種方法讓這些物事的潛藏作用盡情發揮。這樣理解的話,就猶如神創造人時命令人治理世界一樣,我們實是被神呼召,成為跟祂並肩的共同創造者。

工作乃供給別人 Work as Providence

聖經記載的神在創造萬物之後,並沒有棄之而去,而卻是親密地與受造者連在一起。說神是一位供給者不僅僅是在描述神要實現的角色和作用,更是指出了神的性格和本質。

勞動者本身實乃神按祂自己的形象所創造,我們不只是跟神為共同創造者,也是共同供給者。供給別人所需,乃神授予我們的責任。正因如此,我感到工作作為供給那些需要我們供養的人的所需,其重要性似乎完全被低估了。許多時候當我們說「我工作只是為兩餐」的時候,似乎在暗示工作這活動,從靈性層面看幾近全無意義可言,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被呼召成為跟神一起的共同供給者,實是在彰顯我們有份於神的形象,而供給別人並不僅僅是我們必須要做的活動而已,更是表達我們與神有何相似之處。

工作乃社群 Work as Community

基督徒宣示所信仰的神,是一位在社會中能讓人遇見的神。我們蒙召歸主,也就是被呼召跟神的社群本性相交共融,那就是「基督的身體」、「神的家」。因為在人與人的關係之中,才能體現神的存在。我們對神的回應,跟我們對他人的回應,兩者是沒法分開的。

由此,我們無論在那裏從事關於培育人類社群的事,我們實是培育一個隨時與聖者相遇的地方或環境。在某些情況,建立社群的工作有明顯特定的角色和任務。像城市規劃師、教師、社區工作者或咖啡店老闆的工作內容中,均包含(或至少應該包含)有關建立社群這重要的一環。對其他人而言,培育社群不單止於完成機構所要求我們完成的工作清單,它更多是關於我們選擇何種工作態度及與人相處的方式。無論屬於哪一類,培育社群應是基督徒委身致力達成的目標。

(全文未完 下期待續)

Rev. Dr. Simon Holt

翻譯:譚秀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