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梓昭 Newmen 職場靈性 職場靈性

此刻似乎沉默的你…看見我的困苦嗎?

面對香港目前充滿動蕩和困擾的「職場[1]」亂局,幾乎每一個人的心靈、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們日常的起居生活、職場的工作生態、香港社會的民生、經濟、政治等各方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令到我們的心神難於平靜、情緒變得低落,人際之間產生衝突及撕裂,又或為了避免衝突而變得抽離、形成隔膜;當我們把自己的情緒抑壓、將心底話埋藏心裡,我們在亂局所衍生的無奈感與無力感之上、又增添了多一份的孤單感,覺得不被聆聽、不被明白、不被接納。眼見不斷升級的社會衝突與不斷重播的暴力畫面,我們內心深處除了充滿了憂傷、難過和擔憂之外,還有一份難以壓抑的憤怒,並因憤怒而帶來的仇恨和苦毒,這些憤怒、仇恨和苦毒的情緒從抗爭現場參與者的身體語言、到每日社交平台上的敵對言論不斷地在散播和蔓延,令到整個社會跌入了一個沒有出路的惡性循環和一個沒有盼望的無底深淵之中。

讓我們想像主耶穌今天在香港走遍各大街小巷,眼見每一個祂所愛的人,你可以感受一下祂內心對你和我懷著的是什麼感受嗎?聖經在馬太福音第九章35至36節指出當耶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had compassion on)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confused and helpless),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我們是否意識我們每一個都是主耶穌所愛和所關注的小羊,極之需要主耶穌的憐憫、牧養和引導?尤其是當我們身處在這困擾亂局的惡性循環之中,我們更加需要停一停、想一想,不單需要辨識一下自己身心靈的形態,更加需要辨識一下上主對此時此刻對我的美善心意,(祂是怎樣應對我內心的那份無力感和孤單感?祂是怎樣共鳴我內心的那份憂傷和難過?祂又是怎樣渴望我去處理自己內心的恐懼和擔憂、憤怒和仇恨?)然後在祂面前求所需要的恩典去進入生活和行動之中,按祂的心意去回應這個亂局。剛才福音書的經文讓筆者想起詩篇23篇的內容:

1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3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6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願這首詩成為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禱告:祈求祢叫我認定祢就是我人生的大牧者,在祢裡面我既不孤單也不乏力。當我感到困倦疲乏的時候,求祢叫我可以在祢裡面得到安歇,並且叫我從新得力。求祢使我的靈魂甦醒,叫我的心不再被絕望、憤怒和仇恨所佔據。我認定我每一步都需要祢的引導,求祢為祢自己的名而引導我走正確的道路。或許我感到自己正在身處死蔭的幽谷之中,似乎看不見任何的曙光或出路,但求祢讓我知道祢仍然與我同在,求祢(那保護我和引導我)的杖和竿都帶給我所需要的安慰。或許敵人會質問和嘲笑地對我說:「既然你說你的上主坐著為王,你就叫你的主耶穌下來見我。」但我求祢叫我不會因為他們的譏諷而懷疑祢的同在,反而讓我認定祢既不會撇棄我,也不會讓我從祢的手中失去,所以就算我走到天涯海角、甚或淪陷到陰間下榻,讓我抓緊祢的應許、認定祢都要在那裡,並且祢要在那裡用祢的手來引導和扶持我。所以求祢叫我不要相信黑暗和黑夜會遮蔽我使祢不見,因為祢說「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祢看都是一樣。」

[1] 廣義來看,職場就是我們回應上主召命的場境,所以是離不開我們所身處的世界、社會、家庭、人際等範籌,因此職場不單是指我們的工作場境,而是範指我們整全的生活場境。

鍾梓昭
HKPES 高級項目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