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報文章

點只酒政咁簡單

尼1:1 哈迦利亞的兒子尼希米的言語如下: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我在書珊城的宮中。 2 那時,有我一個弟兄哈拿尼,同著幾個人從猶大來。我問他們那些被擄歸回、剩下逃脫的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 3 他們對我說:「那些被擄歸回剩下的人在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並且耶路撒冷的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 4 我聽見這話,就坐下哭泣,悲哀幾日,在天上的 神面前禁食祈禱,說: 5 「耶和華─天上的 神,大而可畏的 神啊,你向愛你、守你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 6 願你睜眼看,側耳聽,你僕人晝夜在你面前為你眾僕人以色列民的祈禱,承認我們以色列人向你所犯的罪;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 7 我們向你所行的甚是邪惡,沒有遵守你藉著僕人摩西所吩咐的誡命、律例、典章。 8 求你記念所吩咐你僕人摩西的話,說:『你們若犯罪,我就把你們分散在萬民中; 9 但你們若歸向我,謹守遵行我的誡命,你們被趕散的人雖在天涯,我也必從那裡將他們招聚回來,帶到我所選擇立為我名的居所。』 10 這都是你的僕人、你的百姓,就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所救贖的。 11 主啊,求你側耳聽你僕人的祈禱,和喜愛敬畏你名眾僕人的祈禱,使你僕人現今亨通,在王面前蒙恩。」我是作王酒政的。

試想一下,陳大文的祖宗在1876年(即清朝同治年間)由香港移民到北美中部某小鎮,到了今年2018,即142年後,陳大文全家早已融入當地的社區中,而陳大文在該地不但是當地社區的活躍人士,更是該社區的領導人之一。在此情況下,陳大文依然懂廣東話的機會有多大?

又再試想一下,陳大文在處理社區事務之餘,仍天天掛念在萬哩以外,自己家鄉(香港)的舊區重建工程和需要,以致要申請放假,親身回港直接參與有關工作。這機會又有多大?

這,就是尼希米的寫照。

近數月來,我們都和在職信徒思想一些聖經裡的信徒如何在「他神的廟、他神的庫」中為基督作見證,他們各有特色、各自精彩,最重要的是他們都被上主所用,在強大的異邦中,在被擄的困境下,成為上主的見證人。在《以斯帖 – 他廟中的守望者》一文中,我們發現無論是但以理立意不用王的膳和酒,以致到後來以斯帖的善用王的膳和酒,重點都不是外面的問題,而是內心對上主的確信。

在以斯帖的40多年後,瑪代波斯的王朝仍在,我們見到另一位見證人,他是亞達薛西王的酒政,名叫尼希米。那時,南國猶大已亡了140多年,對大多數猶太人而言,他們早已在版圖遼闊的瑪代波斯王國中開枝散葉、安居、樂業,而位居亞達薛西王酒政的尼希米,更是融入波斯主流文化的「表表者」。

然而,尼希米又點只是融入波斯主流文化的「表表者」?他更是在他神的廟事奉耶和華的「模楷」。在《尼希米記》記所呈現的信息,實在值得我們去細想和學習。

王的膳、王的酒

首先值得留意的是,由但以理立志不飲王的酒,到以斯帖請王飲酒,再到尼希米專責為國王挑選美酒、試酒、倒酒,我們看見在他廟之中,事奉主的行為並非只是鐵板一片,而是不拘泥於吃甚麼、喝甚麼,重點是內心對上主的確信。更令人深思的是,我們看見信仰的故事焦點由但以理拒絕王室飲宴,轉為以斯帖利用王室飲宴,再轉為尼希米管理王室飲宴。信仰和工作,原來是如此的有生命力,而上主的見證人是如何因時制宜,為主作工。

尼2:1 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擺酒,我拿起酒來奉給王。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 2 王對我說:「你既沒有病,為甚麼面帶愁容呢?這不是別的,必是你心中愁煩。」於是我甚懼怕。 3 我對王說:「願王萬歲!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荒涼,城門被火焚燒,我豈能面無愁容嗎?」 4 王問我說:「你要求甚麼?」於是我默禱天上的 神。 5 我對王說:「僕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歡,求王差遣我往猶大,到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 6 那時王后坐在王的旁邊。王問我說:「你去要多少日子?幾時回來?」我就定了日期。於是王喜歡差遣我去。

每次讀尼希米記二章的時候,總會有點奇怪,就是為何亞達薛西王這麼關心尼希米?而且,既然尼希米是自己「信得過,為王試酒」的近身大臣── 一刻不在自己身邊,下一刻自己就有被落毒的危險,王又為何輕易准許尼希米放大假,讓他可以由前往距離書珊城近1000英哩的耶路撒冷重建城牆?

關係建立 忠心見證

雖然經文對此沒有提供清楚的答案,但也許只要我們稍為推想一下,就會有所理解:就是尼希米與亞達薛西王和王后有極好的上司下屬關係,他們不但重用和相信尼希米,而且更是希望尼希米能夠開懷地服事他們。

很明顯,尼希米絕不是對信仰「忽然熱心」,亞達薛西王雖不信耶和華上帝,但多年來,對尼希米的信仰定有所知曉,而且在尼希米長期在宮中的服事中,早已取得亞達薛西王的信任。在職場,一個信徒下屬如何與非信徒的上司建立高度的互信關係,甚至令非信徒的上司尊重信徒下屬的信仰和價值觀,是職場見證的重點。從尼希米的記述中,我們知道尼希米從來都是個稱職而快樂的酒政,他有良好表現,又投入工作,令王和王后在宴會樂在其中。不但如此,尼希米又讓王和王后知道自己的信仰和所關心的事物,以致王和王后聽到尼希的解釋後,馬上接納他的申訴。

面對他廟的價值觀、工作習慣、以及相信異教的上司,有些在職信徒會以消極或抽離的方式去面對,結果是沒法建立良好的工作關係;反過來說,也有些在職信徒為了搏取工作的表現和上司的好感,往往力求隱藏自己的信仰,以致別人根本毫不察覺他們是信徒。尼希米的例子讓我們看見,就是在極端困難的處境中(為神國掛心,甚至憂形於色),有力的職場見證及工作表現,仍是甚為重要的。

還有一點:把握機會

尼希米可以放大假回鄉重建城牆,除了上述的原因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善於把握時機。當亞達薛西王問他為何面帶愁容時,他立即旣扼要而又準確(concise and precise)地說出原因:「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荒涼,城門被火焚燒,我豈能面無愁容嗎?」他的答覆又快又準,沒有拖泥帶水,也沒有模糊不清。接著,王問他:「咁,你想點呢?」,尼希米一面默禱一面說:「求王差遣我往猶大,到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要注意的是,他沒有說:「等我諗下先」,也沒有說:「等我祈下禱先」。原因很簡單,他要把握眼前的機會,而王后就在王身邊,對王的批准可能有利。接著,王問:「要放幾多日假?」尼希米立刻清楚提出。結果,「王喜歡差遣我去。」

職場,首先要有對信仰和異象的堅持,工作要有表現,要有良好人際關係,又要取得上司信任,更要懂得把握機會。尼希米在瑪代波斯王朝中的「他廟」職場見證,是我們在職信徒不能忽視的。

註:
1. 在瑪代波斯年間,酒政是朝庭內的高官,職責是為國王挑選美酒、試酒、倒酒,防範有人在酒中下毒,並且陪國王喝酒作樂。酒政通常是國王的親信。
2.《職報》2018年3月。

鄧有信(HKPES執行董事)
黃讚雄(HKPES項目經理)

 

本文刊載於:HKPES《職報》九.2018

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