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職人Bloggers 應對AI年代 鄧諾文 Anson Tang

2.《我何時被AI取替?》

早前,當人工智能AlphaGo把代表人類的圍棋界「神級」李世石四比一擊敗,AlphaGo一舉成名,同時引起不少業界人士關注人工智能的未來發展,有些專家更表明危險訊號已響起,Tesla創辦人馬斯克表示:「我接觸過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我認為人類的確應該對它感到擔心。我試圖說服人們降低AI的(發展)速度、監管AI,但是無效。我試了很多年,沒有人聽。」

從一位應用AI在無人駕駛上的企業家觀點了解人工智能,確實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我身邊不少從事AI業界的好友,有時在職場上也面對著無可奈何的處境,記得一位從事投資銀行金融科技(FinTech)的朋友與我坦誠分享,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準備將來更少人工作,因為他的崗位是管理企業人工智能自動化,簡而言之,就是透過讓更多程序化Process,透過電腦智能完成,不再需要經過人手工序。帶著信仰在職場,他總是有一點說不出的罪疚感,該如何是好?

真的不要以為AI與我們距離還很遠,事實上,我們現在每一個都成為了人工智慧延伸的半個機械人,試數算一下,你每天拿著手機的時間大約有幾多個小時?「機不離手」表示你已經與它共融了,透過這人工智能的實體,你能夠瞬間知道彌敦道交通情況,你可以翻譯千種語言,你可以立即搜尋獲取無限量的知識,你可以…其實,不是「你能幹」,是從你身體延伸的人工智能結集大數據協助你能夠做到的結果,最可怕的不是人工智能本身,而是我們好像失去了「它」就無法生存的現況,那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要讓上帝給予的腦袋白白浪費,太過依賴人工智能完成每一件事,最少不希望提早「腦退化」。老實回答:現在你可以講出多少個朋友電話號碼?

取替不取替,我相信是一種選擇,互聯網科技,人工智能的洪流確實是讓人既興奮又擔憂,這可能是千載難逢的機遇也可以是一場浩劫,問題是你會如何回應,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將感動化為行動,耶穌傳的福音對取替講得更清清楚楚:「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約翰福音 15:2 讓我們尋回那屬天的召命,作無愧的工人。

鄧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