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職人Bloggers 財務與生命資源管理 鄧有信 Kenneth Tang 職場與世界

5.《物格意誠──經濟篇》

Enrich

上文提到羅德侯斯在1990年代發展出DICE和RICE數學模型,讓經濟學的應用提升到氣候改變帶來對國家以至全球的經濟影響,發展出一套完整的氣候經濟學。

和另一位得獎者羅密一樣,諾貝爾獎評審會在通知羅德侯斯獲獎時也是經過一番努力。他們不能夠直接告知他,當時他正在睡覺,直至她女兒叫醒他,他才知曉自己獲獎。其實,羅德侯斯的研究長期以來都備受推崇,多年來他都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熱門人選,所以對他來說,這次獲獎也算不得太驚奇。但就在他獲頒獎當日的前幾小時,聯合國發表一報告指出,面對氣候轉變所帶來的危險,唯有全球國際的群體和組織,以前所未有的合作態度和機制去運作,才能有所警醒和抗衡,而且研究報告的骨幹就是採用羅德侯斯的理論和經濟數學模型。

羅德侯斯 在2013年寫了一本書 “The Climate Casino” 《氣候賭場》 ,內容便是關於全球暖化,他根據DICE經濟模型,評估在2070時,溫度增加攝氏2.5度,全球經濟產量便會減低1.5%。人數就正如在賭場計算的討論一樣,我們應該在多少成本來保護地球,免受因氣候改變帶來的災難性結果。對溫室氣體排放引起的問題,羅德侯斯認為最有效的補救措施就是全球碳稅計劃,亦即是每個排放溫室氣體者都應通過適當的納稅去支付,以作補償其排放溫室所造成的社會成本。他已DICE和RICE模型計算出碳的社會成本,在2020年的最佳碳稅為35美元 (每公噸二氧化碳),但若要將來一百年,全球暖化的增幅限制在攝氏2.5度,所需的碳稅為229美元,這比前者還要大6倍。

羅德侯斯在獲獎後指出,現今美國的氣候政策非常,非常差勁,遠遠比科學研究出來得知的需要落後,對於Trump政府最近正式退出巴黎氣候改變公約和其他政府減低環境污染經費等措施,都不予贊同。

鄧有信
HKPES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