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職人Bloggers 日光之下 黃讚雄 Eric 聖經與職場

FADO-命運

兼修生活

上月中首次到葡萄牙旅行,由懂葡文的兒子帶隊。

扺埗第一天晚上,兒子說:「今晚我在一家小店 book了座位,介紹你欣賞一種葡國獨特的文化和音樂。」當天晚上八時,我們一行三人準時在一小店坐下,我完全不懂葡文,店主完全不說英語,一切就只靠意會和兒子的介紹。

「喂,呀仔,依間嘢叫乜名,有乜好食?」「老豆,依間嘢叫 Povo ,即係「人」咁解。」「做乜個名咁哲學㗎?你想介紹我知道D乜?」「十點後你就知。依家要飲葡酒、食葡嘢。十點後,安靜欣賞。」「期待!」

十時一到,見一年輕女士和兩位中年男士坐在餐廳前方,兩位男士中,一位拿 Portuguese Guitar ,另一位拿 Guitar,女士則端坐他們中間,在場人士立即安靜下來,餐廳也停了服務,大家只集中在此三人身上。很快,音樂開始,年輕女士用憂鬱的語調唱出令不懂葡文的我進入人生的沉思,歌聲不慢,但很有感染力,令人很快體會歌者的感情。

「這是甚麼音樂?很令人沉醉。」我在小休時問兒子。「這種音樂叫 Fado,原出於拉丁語,意思是「命運」。Fado是葡國的特有音樂,內容主要訴說人生的苦和無奈,例如生死、聚散、福禍、貧富、順逆等人生的際遇,所以名為Fado。這是葡國人對自己國家和民族在過去數百年間的歷史的內心廻響。」

事實上,葡萄牙在1415年開展了它的大海洋時代,經歷了百多年的黃金期,並且在1557向明朝租借澳門經商,是西方國家的第一個,在此期間,葡國人為了國家發展經歷無數的生離死別,在財富不斷增加的同時,個人面對的是不斷的犧牲和無奈。百多年之後,葡國風光不再,國力被別國取代,到了今天,葡國只是西歐的一個小國。然而,國民依然常常懷念數百年前的光輝歲月,暢銷書中,葡國詩人賈梅士在1572年出版的史詩葡國魂依然常見於榜,可見命運在葡國人心中是多麼重要。

聽著憂鬱的Fado,我想到傳道書和職場,人生的福禍和順逆都是上主的禮物,本身都是虛空的,亦不能掌控和預知,但卻如Fado一樣,都指向人生的價值和經歷,在有限的歲月中,令我們稍嘗一下永恒的甘美。

黃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