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神學與召命

我爸爸的手──在每天的工作中遇見神

工作乃服務 Work as Service

耶穌一個較為清晰明確的靈性表達,就是在約翰福音第十三章有關祂為門徒洗腳的描述。耶穌這個榜樣,讓我們不難分辨出在當今社會的工作場合中,講求以利潤為目的的「客戶服務」,跟耶穌為門徒洗腳所顯現的那種非常謙卑的、無私的、恆常地體現出來的恩典有何分別。也許,對那些在「服務」行業工作的基督徒而言,實在要想想還原「服務」本身就是美善的德行,過於只視它為一種以利潤為動機的商業策略。

當我在今天的日常生活中尋找類似這種無私而常規的服務例子時,難免會浮現出我父親的影子。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當父親每朝早踏出家門往外工作時,他是在服務我──常規地、謙卑地和無私地。他為甚麼要工作呢?主要是為了我。一星期六天,二十年如是,父親除下了他的外套,在我面前跪下,為我洗腳。當我這樣比喻父親的工作時,我不是說他每朝早都會被一股由神聖啟示而來的目標感所觸動,或是說當他站在工廠的車床面前,他頭上會顯出一圈從天上流瀉下來的光環。不,以洗腳來事奉別人不是這樣的,那只是一種平凡的、常規的、骯髒的、家居的工作而已,這工作明天又要再做,後天如是,不斷重複。這工作肯定或至少某程度上,可以試驗出我們能否照耶穌的心意,實踐服事。

工作乃堅毅 Work as Perseverance

對很多人來說,工作僅僅是一種需要。不論工作是何性質、有何結果、或是否與個人的天賦或興趣一致,它只是為了賺錢過活而已。對於一些幹粗活或從事不需技術的工作的人來說,要發掘工作中「與神連繫」的意義,就更是困難了。

也許,我們若要尋找「聖靈」在這類工作中的彰顯,應當更注意我們以甚麼品格和態度來從事工作,過於探索工作本身的性質。新約聖經中所重視的人格特質之一,就是堅持不懈的毅力。羅馬書五章三至四節寫道:「患難生忍耐(譯者按:「忍耐」在此文譯作「堅毅」),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堅毅在靈命的成熟「鍊結」中,是環節之間的重要扣連;它關係到我們對神的信心和對我們周遭人群的信心;它反照出神的形象──祂忍耐不棄的恩典把人連結在一起,並且充滿信心地、持久不懈地指引我們的未來。

日常工作,尤其是那些常規的、尋常枯燥的或是困難的,都需要極大的堅毅。當我們在艱辛或讓人厭煩乏味的環境下能夠堅忍,為了成就更多人的益處時,我們便觸摸到神的性格和祂的心了。

工作乃恩典 Work as Grace

有云「眼不見,心更念」(譯者按:原文為西諺“Absence makes the heart grow fonder”)。這個情況應用在我們跟工作的關係上,其意義遠大於應用在人際的親密關係上。想一想,工作實我們的一份禮物,但我們非到失去它時,不完全懂得其可貴。

從社會學及心理學角度而言,今天我們的價值乃取決於我們能供給別人需要、生產和購買的能力上,沒有工作就等於這些能力被大大減損,因此也大大地減低了我們的自我價值感,以及主流社會衡量我們的價值。從基督教信仰角度看,這樣衡量人的價值受到極大的質疑和挑戰,但是,有一點我們必需肯定,人想去生產和供給,這種心理欲求亦很大程度是神所賦予的。人透過工作,被邀請成為神的共同創造者和共同供給者,實乃神持久不斷和恩典作為的一部分。

工作乃歡慶 Work as Celebration

在神創造世界的記載中,明顯有一段時間,祂完成手上的創世工作,而靜下來歡慶其工作成果。創世記一章三十一節說:「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歡慶對我們的靈命很重要,因為它是一段時間,讓我們能默想、評估及享受我們真正的價值,以及我們在神裏面的價值。

歡慶常常是時節性和偶然性的,而歡慶的深度是跟我們在工作中付出的多少努力或奮鬥來推進目標成正比的。想像一位心理治療師日復日地約見一位內心充滿爭扎的求助者,面對他/她的淚水、憤怒和跌蕩不穩的情緒,進兩步又退三步,而最後,也許等了數月甚至數年後,終於見到這求助者最後一次走出治療室,人變得較前明顯地整全和穩定。經過工作中曲折迂迴的經歷後,我們終能對上帝說一聲:「這甚好。」這時刻帶給我們遠景和希望,也提醒我們知道我們是誰和我們受造的目的為何。

工作乃禱告 Work as Prayer

「工作就是禱告。」這是約五百年前的修士們說的。這話聽上去可喜,但不是很多的工作場所能讓我們有類似的經歷。

然而,在我們徹底反駁工作即禱告這話之前,我們須重溫新約聖經羅馬書在十二章一至二節給我們的指示:「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同樣,在歌羅西書也有類似訓誨:「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裏作,像是給主作的……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雖然極為陳腔濫調,但這兩段經文正向我們指出,生活的經歷可以是祈禱。當我們照自己的本相完全地,完整地奉獻給神,每樣出自我們的手、心和想像力的,都會被聖化。這便是禱告。就是在一切平凡、混亂和瞬息即逝之中,我們也能尋到神聖和永恆。這不是我們被接往某個神聖空間,在那裡我們可與身邊的聖靈永遠和諧地一起,而卻只僅僅是繼續我們的日常生活,但滿懷信心知道在神在這平凡的生活中與我們同在──祂在聽我們說話、與我們歡慶生命、甚至和我們一道哀傷。

我還可羅列更多要點,但綜合以上所說的,我只想表達的是:我喜歡我父親的手。雖然那雙手不再是從前那麼大了,但它們遺留了多年勤懇工作的印記,而爸爸指甲下的黑垢現在已經退了點了,但不論多少年過去,他的雙手仍是一名工人的雙手。人們說當我們在天家重聚時,耶穌雙手上還留有釘子造成的疤痕,那是祂代替我們奉獻自己的永恆印記。我有一個預感,屆時我爸爸舉起他雙手來敬拜神的時候,神定會看到他的黑色指甲而發出會心微笑的。(全文完)

Dr. Rev. Simon Carey Holt

翻譯:譚秀貞